本会活动

定州同乡会创建宗旨
 
定州市自2013年6月1日后已提升为省管市,人口由过去的120万增至150万,人才遍布祖国大江南北,为祖国的繁荣和富强做着卓越的贡献!
但由于大家平日里工作繁忙,聚会的机会不是很多,少之甚少。自去年9月份以来,由思童网络文学社创建了定州同乡会网站,把全国各地的同乡们紧密的联系在一起,让身在他乡的亲人们能够及时的得以沟通联系,特建立了这个“定州同乡会”网站。网站地址:www.dztxh.cc 或www.dztxh.cc,也可以在百度里直接搜索汉字“定州同乡会”相关信息。
网站内容:定州新闻、定州历史、定州教育、定州名人、定州民俗、定州旅游、定州企业、会员信息、广告位等相关版块。
网站性质:普通会员50元,高级会员100元,选出会长、副会长、理事、秘书长、副秘书长等职务。
网站宗旨:今后定州同乡中有家庭困难、孩子入学困难、生、老、病、死等情况都应组织成员把关爱第一时间送到现场,多问候、多探望、多捐助,多为定州同乡提供一份爱心保障。
投保金额自愿,不强迫、不引导、不勉强。假如我们把保险投到其它保险业,赔付慢,赔付困难,赔付金额少,但若把保险投在定州同乡会组织,可想而知,必定快,金额多,有亲情,有乡情,有感情融入其中,这不是一份生硬的会员会费和利益的关系,而是带有乡情和关爱的理念。
望定州同乡相互转告,尽早把定州同乡会组织做到尽善尽美,关爱他人和家人,关爱朋友和乡亲!
定州同乡会QQ群:65389642(昵称:时尚部落)
创建人QQ:726851262(范女士)
联系方式:13833465786、13021880529

定州历史

欧阳修三劾中山知府李昭亮

定州新闻网  2013-12-3 9:36:06
      欧阳修(1007-1073),字永叔,北宋卓越的文学家、史学家,官至枢密副使、参知政事,卒谥文忠。欧阳修一生为人正直,是非分明,刚直不阿,嫉恶如仇,为官时敢于为民请命,仗义直言。在庆历四年(1044年)八月,欧阳修作为范仲淹庆历新政的重要参与者和支持者,被贬出京城,以右正言、知制诰、加龙图阁直学士出任河北都转运按察使,相当于现在的省长。在任期间,他曾不畏皇权三次弹劾定州路节度使、中山(今定州市)知府李昭亮,此举受到百姓之仰慕。
    究竟是何原因激怒欧阳修弹劾李昭亮呢?我们需要知道李昭亮的显赫家世,以及他在定州任职戍边期间所犯的罪行。
    北宋前期的李昭亮不是一般的文臣武将,那可为“官三代”出身:其祖父李处耘宋初为枢密副使,太祖赵匡胤的左膀右臂;其父李继隆在太宗、真宗两朝“特被亲信,每征行,必委以机要”,历任马军都虞候、都指挥使等管军之职。景德初,真宗赴澶州,李继隆又率军护驾,史称“公二纪宿卫,四换节旄”,“功臣之号,凡三加焉。”死后配享于宋真宗庙室,被视为一代最重要的武臣;其叔父李继和在真宗朝也曾官至殿前都虞候;特别是其姑母为太宗李皇后、真宗之母;李昭亮“四岁,补东头供奉官”,在仁宗朝“以恩泽进”,历任殿前都虞候、步军副都指挥使、殿前副都指挥使等职,禁军大帅,时人称其是“恩幸之人”;李昭亮之子惟贤,则长期镇守河北前线要地,授团练使(宋《李处耘传》、《外戚传》)。李氏家族可为当时货真价实的“皇亲国戚”,荣耀数代。
    宋朝开国以后,社会相对安定,由于战事少了,宋军的军纪松弛下来,部分将帅恣意骄横,士兵的素质每况愈下,但其中也有少数治军有方的良将涌现出来,李昭亮就是其中之一。他出生将门,熟悉军队管理,严格治军,曾为朝廷立下过战功。据《宋史》记载:“昭亮本将家子,虽以恩泽进,然习军中事,既统宿卫,政尚严,多所建请。万胜、龙猛军蒲博争胜负,彻屋椽相击,士皆惶骇,昭亮捕斩之,杖其主者,诸军为之股栗。帝祠南郊,有骑卒亡所挟弓,会赦,当释去,昭亮曰:‘宿卫不谨,不可贷。’卒配隶下军,禁兵自是顿肃。以宣徽北院使判河阳,徙延州。以南院使判澶州,徙并州、成德军,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判大名府。仁宗以涂金纹罗书曰:‘李昭亮亲贤勋旧。’命其子惟贤持以赐。徙定州,改天平、彰信、泰宁军节度使。”因为李昭亮治军有些办法,但更重要的他是“皇亲国戚”,所以他获取的功绩被放大化了。宋仁宗破格提拔他为武宁节度使、殿前副都指挥使,后又任真定路都总管,定州路节度使、中山知府,在北方戍边历练,按现在的说法也就是“镀金”。
    后来保州发生兵变,直接威胁到宋辽边界的安全。保州,就是现在的保定,北宋时期隶属中山府,中山府治所在定州。当时由于李昭亮管理不善,不法军官克扣粮饷、鞭挞士兵的恶行得不到惩处,而且愈演愈烈,最终导致云翼军兵变。宋仁宗诏令欧阳修、田况、李昭亮等率军围剿平叛,然而攻城数日未果。为防止辽国渗透,造成边境混乱,给朝廷带来更大的麻烦,欧阳修与有关的官员商议,请朝廷下令诏安。他在保州前线上奏给皇帝的折子《乞许同商量保州事札子》中说:“臣准敕差充河北转运按察使,伏见河北骄兵作过,见据保州,招之未肯开门,击之未能速破,诸将集于城下,而进退攻取未有定计。臣今偶被奖擢,俾当繁使,至于应副粮草军需之类,皆有司之常事,臣虽竭力供职,未足以称陛下用臣之意。臣今欲乞每遇军马攻讨招抚应干保州事宜,许臣与田况、李昭亮等同共商量施行,庶几愚虑,有裨万一,如允臣所奏,乞特降圣旨札子付臣,及乞札与田况等,今取进旨。”仁宗批准了欧阳修关于对叛军予以诏安的建议,结果赦免的诏书送到城里,叛军不予理睬,发出话来必须李昭亮亲自诏安才开门纳降。
    欧阳修闻讯惊异,莫非李昭亮与叛军有染?但又不能明说,同意李昭亮前去诏安。据《宋史》记载:保州兵叛,杀官吏,诏遣王果招降之,叛者乘埤呼曰:“得李步军来,我降矣。”于是遣昭亮,昭亮从轻骑数十人,不持甲盾弓矢,叩城门呼城上曰:“尔辈第来降,我保其无虞也。不尔,几无噍类矣。”卒稍稍缒城下。明日,相率开城门降。改淮康军节度观察留后,复知定州,敕使存劳,赐黄金三百两,给节度使奉,以褒其功。
    在李昭亮的承诺下,参与造反的2000多叛军出来投降。但李昭亮又违背承诺私开杀戒,下令坑杀了429名降卒,在欧阳修的保护下,其余2000余参与造反的降兵叛卒,被遣送到河北的各州县服苦役。平息叛乱之后,欧阳修收到叛军受害者的的举报,揭发李昭亮与定州通判冯博文等官吏相互勾结、贪赃枉法。据《宋史》记载:河北都转运按察使欧阳修言:“昭亮入保州,以叛卒女口分隶诸军,有辄私入其家者。置不问。”欧阳修对此深恶痛绝,立即派人进行调查。结果发现朝廷外戚、定州路节度使、中山知府李昭亮与定州通判冯博文等人,在遣送叛卒时,乘人之危,强抢民女、私纳女眷,养为家奴。并且动用军饷私建豪华园林,贪图享乐。欧阳修即刻下令,将定州通判冯博文革职入狱。他不避皇亲国戚,上奏《李昭亮私取叛兵女眷为奴》的折子,予以进行弹劾。以确凿证据说明,李昭亮私下拣选军人女子为己有,使臣、通判官等竞相仿效,以及动用军饷私建豪华园林破坏边防建设的罪行。而宋仁宗只顾皇家脸面,不顾大义公理,竟然放纵外戚,使李昭亮逍遥法外。这对欧阳修的为官心境构成很大伤害,但他仍然抓住不放。
    李昭亮发现欧阳修追查此事甚紧,竟将私藏女子转移外地。欧阳修通过审讯冯博文,找到了被霸占的女子及转送的兵士杨遂、王在共三人。人证物证俱在,欧阳修请求朝廷惩治。大义凛然的欧阳修始终不屈服皇帝私情,坚持为民请命,再次上奏《乞推究李昭亮》折子。尽管皇帝一再挫伤他的政治抱负和爱国情怀,但欧阳修坚持严明吏治,惩治腐败,使宋仁宗左右为难。由于仁宗皇帝推行“重文轻武”的国策,对欧阳修这样的重要文臣也不敢轻视,但对李昭亮这样皇亲国戚也要袒护,在欧阳修的严正压力下,在宋仁宗私下调教下,李昭亮不得不将抢占的民女放出。后来,欧阳修又第三次上书予以劝谏,要求追究李昭亮法律责任,最终李昭亮还是被皇帝调离中山,征调为淮康军留后,到异地为官去了。
    以史为鉴,以史为镜,李昭亮案件带给我们众多的文化思考。